盟史纵览

当前位置:首页>正文

组织推动青年运动

文章来源:民盟在陕西等 文章作者: 发布日期:2022/5/26 16:18:57 浏览量:7407 字体大小:

陕西是民盟在西北的重要发祥地,民盟陕西省委员会的前身——1945年2月在西安秘密成立的民盟西北总支部,是民盟的第一个总支部,它从创建伊始就接受并始终坚持中国共产党的政治领导,为争取和平民主,反对内战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辉煌的篇章。

今年是中共二十大和民盟十三大召开之年,全盟上下正在开展“矢志不渝跟党走、携手奋进新时代”政治交接主题教育,为认真总结回顾历史,弘扬民盟优良传统,传承多党合作初心,现特推出“政治交接主题教育·盟史寻踪”专栏。让我们从民盟西北总支部成立那时起,一起追忆民盟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一幅幅壮美画面,感悟民盟先贤在与中国共产党长期合作过程中形成的坚定信念、坦荡胸怀、合作精神和过硬作风——

组织推动青年运动

民盟西北总支部成立之后,深感民盟仅在“高”(职位)、“老”(年龄)、“大”(社会声望)中发展和活动不能适应革命斗争的需要,因此特别注意吸收优秀青年入盟。

1944年12月,杜斌丞、杨明轩派王维祺以西北民盟组织代表的身份去成都、重庆两地,会见了张澜主席和四川盟组织负责人李相符等同志以及与四川民盟组织有联系的成都“民主青年协会”的负责人王晶饶、黄寿金等人,商讨在西北开展青年运动和建立青年组织的问题。

1.jpg

杜斌丞

2.jpg

杨明轩

1945年4月在杜斌丞、杨明轩的具体指导下成立了“西北民主青年社”(简称“民青”),同年秋,“民青”集体加入了民盟,成为民盟西北总支部的青年委员会,它是民盟西北总支部的特设组织,李敷仁为主任,武伯纶、王维祺、张光远、郑竹逸为委员,主要通过青年盟员组织、推动青年学生参加反蒋爱国民主运动。

666.png

李敷仁

民主青年社的活动以西安为中心,在国民党统治区各大专院校和多所中等学校及15个县、市中建立了组织,在推动民主运动高涨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1945年底,民盟西北总支部有青年盟员500多名,占当时盟员总数的一半左右,这就使西北民盟组织富有了青春活力。在西北的青年运动中,盟组织通过他们的宣传和鼓动,组织和领导了几次声势较大的革命斗争。

1946年春,陕西各地学校成立了很多学生社团,青年委员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做好这些社团的工作上,使其转化为进步的青年组织。像西北农学院(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亢丁社、新路社,西安工学院的新动向社、路社、旗社、学习社,西安师范学校的文艺研究会以及兴平县的八一九兄弟队等,经过青年盟员的引导,这些社团争取和平民主和反内战、反独裁的旗帜更加鲜明,有些成为了青年委员会的基层组织。

3.jpg

西北民主青年社的秘密联络点之一

——西安市老关庙街4号

民盟西北总支部青年委员会通过这些基层组织成功地粉碎了国民党当局策划的两次“反苏游行”。

4.jpg

1946年《解放日报》对重庆游行事件的评论

西安第一次“反苏游行”发生在1946年3月1日,由教育厅下令强迫各学校学生参加。但在盟员学生向广大同学积极揭露国民党的阴谋和耐心劝导下,使当局原计划发动二万人的大游行,实际上只有不到二千人参加。

国民党陕西当局对这次“反苏游行”很不满意,又准备组织陇海路沿线4万学生再搞一次“反苏大游行”,而且以到华山旅游、看《月宫宝盒》(美国影片)电影、照相等为诱饵,威胁、引诱学生参加。

为了挫败这次游行,民盟西北总支部青年委员会撰文在《秦风·工商日报联合版》上揭露“反苏游行”的阴谋和国民党特务导演第一次“发苏游行”的内幕,还印发了揭露这一阴谋的传单,在西安各个学校广为散发、张贴。

5.png

纪念武伯纶的书籍

3月8日,西北民主青年社领导成员武伯纶在西安为《青工报》撰写社论《学习“五四”青年的优良传统》,抨击国民党陕西当局3月初组织的所谓爱国护权运动的游行,实质是反苏反共、反自由、反民主的;是当局强制的、包办的、暗里藏奸的阴谋活动。

国民党当局决定由陕西师专和西北农学院两校来发动这次游行,所以,青年委员会也把工作的重点放在这两个学校上。盟员学生利用各种机会揭露组织游行的特务学生的特务面目和制造黑名单迫害进步学生的罪行。如在陕西师专,首先打击主持第一次游行大会的“职业学生”三青团书记曹积德,揭露他的特务身份,弄得他无法出头露面。同时,在师专11个班级中开展辩论,进行表决。由于盟员学生的努力,表决的结果是多数班级反对参加游行,终于使师专的反苏游行被瓦解了。

此外,民盟组织还通过盟内上层人士做西安各校校长、训育主任的工作,这期间,杜斌丞、杨明轩直接、间接地向几个学校的校长说明“反苏游行”的实质,劝他们不要强迫学生参加。所有这些,都对瓦解这次游行起了很大作用。经过地下党组织和民盟组织的努力,国民党当局组织的第二次“反苏大游行”只到了不足一千人,游行到中途,剩下四、五百人,到了请愿地点,几乎人都走光了。

在反对“反苏游行”斗争胜利的鼓舞下,当时在城固县的西北大学等校发起了成立学生自治会的斗争。在3月1日的“反苏游行”遭到了盟员和进步学生的反对后,西北大学民盟组织于第二天联合学生进步社团成立了西北大学学生自治会筹备委员会。两天后,学生自治会筹委会组织广大学生举行反帝爱国游行,喊出了“维护政协决议”“一切外国军队撤出中国”等口号。西北大学学生自治会成立后,由于校方不承认,激起了学生罢课。校方采取高压手段,开除卢永福、杨远乾等4位自治会领导人。自治会宣布无限期罢课,并由盟员学生卫佐臣等人担任自治会的领导职务。

西北大学民盟组织派代表赴西安向民盟西北总支部青年委员会汇报请示,李敷仁托代表带回一封指示信,要求联合进步社团,组织学生开展有利、有理、有节的斗争,可惜直至4月20日,西北大学民盟组织负责人才收到这封信。3月16日,学生将反动校长刘季洪赶出学校,由自治会代行校政。

6.jpg

原政庭

4月19日,国民党汉中警备司令部派出军警和“护校团”先后包围和占领了西北大学法商学院、校本部和文、理学院,限令学生登记。国民党军队206师于次日出动了一个团的兵力进行大搜捕,很多盟员学生被逮捕、开除,盟员教师原政庭等被解聘,西北大学的学生运动被镇压。西北大学成立学生自治会的斗争,持续了两个月之久,在全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在中共地下党组织和民盟组织的领导下,民盟青年委员会和盟员学生积极推动、参与了1947年西安、兰州各大专院校学生响应全国学生发起的“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1948年4月西北各大学的声援西北工学院“四七血案”运动;同年夏季兰州各中小学的“反宪警压迫”运动;西安学生的“反迁校”运动;1949年兰州大中学生连续发动的“反征兵征粮”、“反300万银圆建设公债”运动等等。《秦风报》也积极报道学运情况予以声援。

7.png

西北民青机关报《文化周报》

西北面临解放之际,针对国民党反动当局企图裹胁学生逃跑的阴谋,盟组织通过盟员学生及时揭露并因势利导,鼓动学生“到解放区去”,使敌人的阴谋落空。

民盟西北总支部青年委员会所领导的青年工作,在陕西和甘肃两省产生了很大的作用,有上万学生受到了革命的影响。同时,蓬勃开展的青年运动,也使盟的组织特别是青年盟员得到了锻炼和考验。

(相关资料来源于《民盟在陕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