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交流

当前位置:首页>正文

躬身入局 践行使命 奉献力量

——参加民盟中央新盟员培训班心得体会

文章来源: 文章作者: 袁丽 发布日期:2022/3/2 16:01:37 浏览量:7624 字体大小:

罗振宇先生在其2019-2020“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时提到过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曾国藩给李鸿章讲过,据说后来李鸿章也常讲给自己的子孙们听。

故事是这样的:农村里,有个人出门,他看到在一条很窄的田埂上,有俩个人狭路相逢顶上了,谁也不让谁,谁也过不去。为什么不让呢?因为那俩人都挑着很沉的担子,路太窄了,谁要让,谁就得从田埂上下去到水田里,沾一脚泥。

在故事里,旁观者是如何处理这个棘手问题的呢?这个旁观者是这么做的:他自己,跳到了水田里,然后走上前去对其中一位说:“来!把担子交给我,我替你挑一会儿,你这一侧身,不就过去了吗?”

这个旁观者把身份稍稍作了转换,让自己变成一个置身其中的人,使事情得到妥善解决,他身上正体现了一种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的可贵品质,那就是——主动承担。正如字面意思,“接起”“担子”,就是承担。

曾国藩管这种方法叫做:躬身入局。曾国藩说:“天下事,在局外呐喊议论,总是无益,必须躬身入局,挺膺负责,方有成事之可冀。”这句话的意思是,无论干什么事情,光是站在局外讨论,注定是没有用的,必须积极投身到其中,挺起胸膛担负起该担的责任,才有可能实现目标、收获成功。

推及我本人来讲,临近不惑之年,幸运的加入了民盟组织这个“局”,这个“新局”赋予了我承担责任、提升自己、展现价值、实现新作为的机会。

那么,在自己所处的局里,我有主动承担过什么责任、有过什么作为吗?这是我入盟近一年脑海时常会冒出的问句。

在历经本次启迪智慧、激发力量的5天封闭学习培训后,更加剧了系列疑问在我心底的燎原。梳理一段时间的思考,现汇报心得如下:


第一个思考:躬身入局不是置身事外指点江山,而是自觉把自己放进去,要有“不是主人的主人”格局,即,自己葆有主人而非客人的热忱心态。因为是“主人”,在这个家里发生的所有事,就自然会主动承担责任;而客人,是不会,也不需要担责的。

做躬身入局者,将民盟前辈的历史选择转化为自我的自觉选择;主动履职尽责担当作为,奔走国是,应用好盟组织提供的参与国家事务的发声平台,找准坐标定位,提出务实管用的对策建议。我认为,这是作为一个新盟员的入门级权责。


第二个思考:如果现在有一个局特别好、特别高大上,该怎么入呢?我有入局的能力品质吗?

培训学习初始,我在震撼于同班同学的层次之高时,更切实体悟到一句话的真义:原来,优秀的人不是不合群,而是他们的群里没有你而已。本次一起参训的94名同学,一半以上是来自国内知名双一流高校的博导教授,还有国家部委、中科院、中科大等政府及研究机构的领导、学者,更有电力、生物医药等硬核科技领域的青年科学家,用卧虎藏龙、群英荟萃来形容绝对不违和。

在这样一个“局”中,一开始我是生硬而紧张的,怕露怯,怕表达。盟中央可能考虑到这一点,悉心照顾不同地区、不同领域和层次盟员的实际,安排了两轮破冰研讨活动及学员讲坛和赴中国共产党党史展览馆的现场教学。几次活动下来,我整个人由松弛到自然融入,并和几位山东、广州、四川的同学由深入了解到滋生友情以至于最后依依惜别,并相约下次一起再来中央社院!写到此,脑子里自然而然蹦出了一句话:有些人光是遇见,就已经是上上签了。感恩盟省委和盟中央赋予我的这一份幸运,唯有今后努力工作、积极回报才配得起这份信任。也真切希冀盟中央能多组织这样有意义的活动。

此外,在意识到自己和许多同学的差距后,我想到躬身入局的第二个关键词,那就是:躬。弯下身子,放下面子,把自己放进这个局里,不耻下问,持续提升追赶。与芝兰同室,久而自芳;和优秀同行,健步成长。这,是作为一个来自西部地区普通盟员的愿景与宣誓。


第三个思考:我能为盟组织做什么?

80年来,民盟同中国共产党共克时艰、共历风雨,共同谱写了多党合作的壮丽篇章。我深知,盟组织把我们这一群来自天南海北、从事不同领域工作的人聚合在一起,并不容易;终极目的无非是为了推进多党合作事业发展,让每一个盟员都能把个人成长与国家发展、时代需求结合起来,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人类社会活动的本质就是创造价值和传递、交换价值。认真观察周边,除了科学家,还有其他很多科技创新者(如马斯克、乔布斯、张小龙等等)深刻改变了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盟员中就有许多优秀的青年科学家正是在那个梯队,让人心向往之。如28法则所讲,在任何一组东西中,最重要的只占比约20%,作为一名普通的大学教师,受能力和资源所限,我不敢豪言壮语,但确信的是,自己能一如既往做好80%的那一分子,一步一个脚印努力工作,久久为功,驰而不息,尽可能缩减与优秀盟友的差距,力争跃升到20%梯队,为盟组织增光添彩。

具体实践的想法:近10年来,我所从事的旅游管理、酒店管理教学一直践行校企合作、工学交替的实践模式,我参与了一些乡村旅游扶贫项目,积累了一些经验。此外,我所在的学院与瑞士洛桑酒店管理学院合作开展高端技能人才的培养,近年来我教学的重心也一直偏重在职教领域。今年的7月14日,我有幸在杭州参加了中国职业教育技术学会旅游职业专委会的成立大会,聆听了教育部原副部长鲁昕会长和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教授等国内从事旅游职业教育研究的专家对于文旅事业新业态的解读,受益匪浅,也更加明了,自己所从事的文旅产业和社会经济发展密切相关,尤其是现在要“建设美丽中国”,振兴乡村旅游的伟大战略之际,觉得自己所从事的专业大有用武之地,当然,这都是建立在自身本事、努力以及平台等基础之上。如果盟内以后有和我研究领域相关的活动,能让我有机会奉献力量,我一定会尽全力踏踏实实去做好,不辜负组织的信任,尽自己最大努力为组织奉献力量。

(作者系盟员、陕西开放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