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我国宗教发展的中国化方向研究

发布日期:2019-01-10 16:33:03    来源:unknown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5455
unknown unknown 2019-01-10 16:33:03
5455

摘要:宗教中国化是党和政府对外来宗教的共同要求,也是所有外来宗教适应中国社会而生存发展的表现形式和必然趋势。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支持我国宗教坚持中国化方向。”因此,如何认识并引导宗教中国化使之与新时期我国社会的发展相适应更是不可忽视的问题。本文在强调宗教发展中国化重要性的前提下,针对新时期宗教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如宗教管理法制不健全、国外宗教势力渗透、利用宗教犯罪活动等问题进行分析和研究,在此基础上指出我国宗教发展中国化的路径:政教分离,服从政权;宗教管理法制化;抵御国外宗教势力渗透;正确引导信教群众并维护其权益等,以此坚持我国宗教发展中国化的方向。

关键词:宗教;发展;中国化;法治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关于宗教工作关乎全局的特殊重要性,习近平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开宗明义地强调并申明: “宗教问题始终是我们党治国理政必须处理好的重大问题,宗教工作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特殊重要性,关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关系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关系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关系国家安全和祖国统一。”要做好宗教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坚持做好我国宗教中国化发展的问题。

  • 我国宗教中国化的涵义及重要性

1、我国宗教中国化的涵义

宗教的中国化,是指外来宗教进入中国后,在保持其自身独特性的同时,接受中国文化的改造,从而使自身从内容到形式都表现出鲜明的中国特色。任何一种外来宗教,在中国得以传播、发展,必然会或多或少地打上中华文化的烙印。宗教中国化是一个漫长的渐进历程,是在长期的接触、冲突、调适、融汇中进行的。从宗教自身传播发展的角度而言,宗教中国化是符合宗教发展客观规律必然过程。不经历中国化,外来宗教就不可能在中国这片土壤上生根发芽并传承至今。同时,宗教中国化的发展也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因为社会是不断发展进步的,中国社会本身在不断变化、发展与进步中,宗教也不得不与变化发展的中国社会相适应。

20164月召开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进一步指出中国化方向的具体内涵,“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用团结进步、和平宽容等观念引导广大信教群众,支持各宗教在保持基本信仰、核心教义、礼仪制度的同时,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规教义做出符合当代中国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阐释”。习近平总书记的这一重要论述赋予了中国化概念以新的内涵,提出了新的要求,指明了我国现有各宗教的前进方向和发展道路。概括说来就是尊重宗教信仰,核心价值观引导,同社会发展相适应,维护信教群众利益。

2、我国宗教中国化的重要性

宗教中国化,是使宗教适合于社会发展规律,满足于社会发展要求,能够增强宗教在社会的适应能力,能伴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而不断传承。推进宗教中国化,始终关系着各宗教的长远发展和未来走向,决定着宗教能否不断适应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进程。宗教中国化是中国社会对宗教在中国得以存续的必然选择,其对于宗教发展和社会进步都具有明确的重要性。

对于宗教来说,推进宗教中国化是宗教健康传承的内在需要,是宗教适应社会的根本出路。从信教人数上来看,我国官方公布的我国信教人数规模是1亿;童世骏等(2007)根据“当代中国人精神生活调查”课题下的“当代中国人宗教信仰”课题组在2005年暑期实施的调查,指出年龄16周岁以上的中国人里,具有宗教信仰的人数为31.4%。如果按照目前的人口比例来推算,中国具有宗教信仰的人口约3亿。3 亿人在全国总人口中所占比重不算高,但绝对数量不少,这一群体的发展与稳定直接关乎整个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对于社会来说,宗教作为一种多层次的社会历史文化现象,它的积极因素可渗透到社会的多个方面,特别是它们的爱国主义传统和优秀文化成分可以经过深入挖掘,可为社会主义事业贡献力量,为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服务。因此,无论是从宗教自身的角度,还是从社会的角度来看,宗教中国化都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 我国宗教发展中国化的可能性

 1、文化兼容性

宗教“中国化”之所以可能,首先是由中国文化的特质所决定的。中国文化自身具备“和而不同”的包容精神,这使得传统的中国宗教文化呈现出多样性及和谐性的特点。中国文化既有“以人为本”的人文主义传统,同时又崇尚自然,追求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的和谐。中国文化所具有的包容性、同化力,使得中国不存在一家独大的宗教形式,社会也可以自由的行使宗教信仰自由权,可以在不同信仰之间跨越,或兼信各种宗教和民间信仰。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注重礼义廉耻,倡导和谐共存。而宗教倡导人洗涤灵魂,积极向善,二者本质想同。促进二者相互融合,更利于提升中华文化内涵,实现文化的不断发展进步。深入挖掘和弘扬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相契合的宗教教义、宗教礼仪、宗教道德、宗教文化,并加以阐述和建设,使宗教文化作为中华文化有益的补充和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2、历史可能性

历史上,外来宗教为适应中国政治发展需要、适应中国现有主流文化思想需要、适应中国民间文化习俗需要,做出了很多的努力。按照诞生地的不同,我国各宗教可以大致划分为本土宗教和外来宗教,前者如道教,后者如佛教、基督宗教和伊斯兰教。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本土宗教自身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其本土化意味着继续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坚定文化自信;而外来宗教的本土化则需要在政治上坚持政主教从,在文化上继续不断吸收中国传统文化,以完成自身的改造、革新和重生,会通中华文化,最终成为中国宗教。中国历史上,本土宗教和外来宗教间并没有因为信仰差异产生根本的冲突,而是能够和谐共处。以佛教为例,佛教从最初强调“沙门不敬王者”转而持守“沙门崇敬王者”,从而实现在中国顺利弘法,之后创立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禅宗,实现了较为彻底的本土化,并在与儒家的对话中推动了宋明理学的产生和发展,佛学也成为中国哲学的一部分。

纵观历史上外来宗教中国化的进程,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外来宗教在中国希望能很好地生存与发展,就必然要有一个中国化的过程,就必然要适应中国的政治经济与传统文化,进行必要的自我调节和变革。有极强适应能力的伊斯兰教的发展就是一个有力的佐证。外来宗教在宗教中国化的过程中,因适应中国的具体国情与文化而获得了良好的发展,而宗教中国化也推动了中外思想文化的交流。梳理历史上宗教中国化表现形式,对新时期外来宗教如何与我国社会相适应,如何坚持中国化方向,积极服务社会,促进自身发展,都具有极其重要的启迪意义。

  • 现阶段我国宗教发展存在的突出问题

  1、宗教管理法律法规不完善

当前我国宗教相关的法律主要有:《宗教活动场所管理条例》(1994131日国务院今第145号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1994131日国务院令第144号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实施细则》、《宗教事务管理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等。法律涉及范围广,但是针对宗教和社会多项事务交叉领域规定并不细致,存在诸多法律空隙,这给宗教事务执行带来诸多不便,也给宗教诈骗犯罪、宗教地方保护主义、宗教发展与政府旅游、文化、土地等事务利益边界不清晰,亦留下可趁之机。

2、国外宗教势力渗透

宗教渗透是指境外团体、组织和个人等敌对势力“西化”、“分化”中国为根本目标,违反我国宪法、法规和宗教政策,开展相关宗教宣传及宗教活动,与我国争夺信教群众,争夺思想阵地。从宗教的发展历史来看,国外宗教势力一直对我国宗教展开各种渗透活动。当前,国外敌对势力的宗教渗透活动主要为了达到以下两种目的:一是在宗教旗号的掩护之下,妄图破坏我国的国家统一、领主完整与民族团结,妄图颠覆我国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二是妄图在我国境内建立宗教组织、宗教活动据点,发展教徒,干涉我国的宗教事务,控制我国的宗教团体。从渗透方式上看,在互联网出现之前,宗教的渗透方式主要有:利用广播进行“空中传教”、向中国偷运宗教书刊和宣传品、传教利用旅游、经商、文化、教育等身份为掩饰进行传教、直接插手干渉我国宗教事务、培植宗教地下势力等等途径。在互联网出现之后,由于网络的无国界性、虚拟性、快捷性等突出特点,为宗教势力渗透开启了方便之口,使其渗透活动的隐蔽性更强。

3、利用宗教进行非法活动

打着宗教旗号是某些不法分子进行诈骗的重要手段之一,他们通过布设宗教“道场”,多以佛祖、观音、活佛、财神等的名义进行敛财,让信众巧遇“大师”或“活佛”,通常他们会利用解签、赠送法物、言语胁迫等手段让人捐“香火钱”、“功德钱”,从而以“消灾祈福”的方式牟利。

20144月,宿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经侦查发现,尹某、陈某等人建立了“互助兴邦”传销网站,打着“先舍后得、感恩互助”佛教幌子,以缴纳会员费方式,大肆发展下线牟利。经过两个多月的续密侦查,警方获取了该传销组织架构、头目、运作返利方式关键证据。该组织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发展的会员涉及安徽、浙狂等21个省市,共有会员7000多人,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

4、地下宗教、网络宗教传播泛滥

互联网的快速发展为宗教传播开启了另一扇口,宗教跨越了家庭、社会、国家、信仰之间的界限,网络宗教在方便快捷、互动性强、成本低廉等诸多竞争优势的综合作用下快速发展。目前,依托于互联网而兴起的很多网络平台均成为宗教传播与发展的工具。互联网在极大推动宗教发展的同时,各种打着宗教旗号的各种假恶丑现象,如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网络诈骗、邪教等等,也都借助于互联网大潮大肆兴起,威胁宗教的健康有序发展,挑战人类的价值底线。

“地下宗教活动”与“网上宗教活动”是宗教坚持中国化发展过程中极大的考验。“地下宗教活动”脱离了政府和宗教团体的监管,加上国外敌对势力、境内外分裂势力、宗教极端思想和邪教势力等渗透;而在一些农村及偏远的乡镇,信教群众的辨识力不强,各种好奇心理作用,“媚外”思想以及“跟风”等因素的存在,极易将脆弱的基层宗教组织和朴素的宗教信众引入歧途。另一方面,随着电视、互联网及各种网络客户端等新兴传媒的普及,网上“讲经”传播迅速,节目质量良莠不齐,目的各异,而且迷惑性、诱惑性、煽动性极强,给信教群众带来诸多困惑和迷茫。

这些宗教破坏活动,干扰和损害了党的宗教信仰政策的贯彻执行,使许多人没有不信教的自由,包括一些党员、干部也被迫卷入宗教活动之中;弱化了人们的公民意识和法制意识,甚至导致少数信徒把教规教义凌驾于国法之上;严重影响了群众科技文化素质的提高和科教兴国战略的实施;使党的领导和基层政权受到削弱,直接影响了党和政府政令的畅通和权力行使;大量的强制性摊派加重信教群众的经济负担,影响信教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当地经济的发展;刺激和促使了宗教的日益升温,使一些地方的宗教氛围日趋浓厚,把群众引向了宗教至上的歧途,给民族分裂主义分子利用宗教从事破坏祖国统一、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的活动以可乘之机。

  • 坚持我国宗教发展中国化方向的路径
  1. 政教分离,服从政权

政教分离原则确认了宗教在内部事务管理上的自治权,也确认了宗教团体自治权的边界,即不得干预国家行政、司法权力的运行,不得干涉国家教育政策,但宗教活动涉及国家利益、公共利益的事项,必须遵守法律的规定。在遵循政教分离原则下,作为公共治理一部分的宗教治理,实质是在政府的公共治理与宗教自治之间划分一条界限: 涉及公共事务,宗教事务必须接受政府组织和宗教组织的共同治理;仅仅是宗教组织内部的事务,宗教组织拥有自治的权力。政教分离原则是整个宗教政策体系的核心,确定了任何宗教都没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宗教必须在法律的轨道上运行,在宗教与政治之间,筑起一道“墙”,防止宗教与政治相互干涉。

  1. 宗教管理法制化

国法高于教法是前提。宗教不仅是一种意识形态,也是一种社会活动和社会实体,对于涉及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宗教事务,必须依法予以管理。依法管理宗教事务是贯彻依法治国方略的重要体现,是规范宗教事务管理、推动宗教工作走上法制化、规范化轨道的客观要求,是做好新形势下宗教工作的重要途径,也是促进宗教活动规范有序的必要举措。

依法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是指政府对有关宗教的法律、法规和政策的贯彻进行行政管理和监督。对宗教活动的管理是政府对社会活动进行管理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一方面是通过贯彻执行党和政府的宗教政策、宗教法规,协调宗教界与各有关方面的利益,政府依法保护宗教团体和寺观教堂的合法权益,保护宗教教职人员履行正常的教务活动,保护信教群众正常的宗教活动;另一方面是要限制不正常的宗教活动,防止和制止不法分子利用宗教和宗教活动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抵制境外敌对势力利用宗教进行渗透。依法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同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并不矛盾,我们对宗教事务进行管理不是要限制群众的信仰自由,而是要保证宗教活动的正常秩序,从而更好地保障群众的信仰自由。

在当前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背景下,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的相适应,还必须树立起法治思维、法治观念。这就要求党首先要提高宗教工作法治化水平,切实运用法律规范管理宗教事务,用法律制度调节涉及宗教的各种社会关系;同时宗教信仰者也要正确认识国法与教规的关系,明晰宪法不允许有法外之地、法外之教、法外之人。

  1. 抵御国外宗教势力渗透

“抵御渗透”就是要抵御境外势力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活动,不允许境外任何组织、团体和个人干预我国宗教事务。利用宗教对我国进行渗透是指境外团体、组织和个人利用宗教从事的各种违反我国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的活动和宣传,与我国宗教界争夺信教群众,争夺思想阵地,企图对我国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利用宗教进行渗透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打着宗教旗号企图颠覆我国的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破坏国家统一、领土完整和民族团结;一种是企图控制我国的宗教团体和干涉我国的宗教事务,在我国境内建立宗教组织和活动据点、发展教徒。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的渗透活动,关键是处理好国内的宗教问题,做好国内的宗教工作,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依法管理宗教事务,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把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紧紧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巩固和扩大党同宗教界的爱国统一战线。

  1. 正确引导信教群众并维护其权益

宗教问题的群众性决定了宗教工作的本质是群众工作,必须坚持党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优良工作传统。这意味着宗教管理工作不是一种封闭的单向行为,必须坚持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道路。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处理宗教问题要服从并服务于党在一定时期的中心工作,要团结和争取信教群众,不能因为信仰的不同把信教群众推向群众的对立面。

宗教的中国化建设,离不开众多信教群众的认同与支持,脱离了群众基础,我国的宗教中国化就如同涸辙之鱼,缺乏生机,而一旦有了大批信教群众的支持,宗教的中国化建设就如星星之火,势可燎原。为此,我们要重视维护信教群众的政治经济利益,特别是保持他们与非信教群众利益的一致性、协同性。要尊重基层信教群众的信仰需求,增强他们的归属感、认同感。要正视在信教群众中存在的种种不理解、不适应,鼓励肯定他们在宗教中国化道路上的种种努力,即使是细小的努力。要引导他们将宗教信仰与爱国情感紧密结合,着力构建有自身特色的精神体系,并努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积极力量。

5、强调身份归属感和国家认同感

宗教无国界,信众有祖国。我国《宪法》对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规定,有力地保证了我国各宗教、同一宗教的不同教派完全平等的政治和法律地位。同时,在政策上和实际工作中,党和政府坚持把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作为社会主义国家建设主体的有机组成部分。无论信教与否,国家的昌盛、民族的富强,是每个中国人梦寐以求的夙愿。改革开放以来,综合国力日益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国家认同感进一步提升。爱国不分教派,不分信不信教。推进我国宗教中国化,应更加紧密地团结在爱国主义的旗帜下,结成牢不可破的爱国统一战线。失去爱国情操和民族气节,宗教的路就会越走越窄。因而,宗教中国化必须弘扬爱国主义精神,进一步推进国家认同。也只有这样,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才有了总的方向,信仰自由权利也才有了最强有力的后盾和保障。

增进国家认同,解决的是宗教中国化的中国格局、中国方位问题。宗教不得干预政治,不得干预行政、司法、教育、婚姻等政府事务,不得妨碍正常的社会秩序、工作秩序、经济秩序和生活秩序,各种宗教诉求不得带有政治意图,引导和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认识到这是不可逾越的边界,并赢得他们的自觉认同,形成全社会的共识,这也是宗教中国化题中应有之义。同时,从历史上看,宗教一旦脱离法律的约束,教规冲击国法,不仅扰乱社会运转,也会给宗教生存传承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从现实来看,由于法律的缺位,涉及宗教因素的矛盾纠纷常常难以根治。因此,政治共识还包括法理上的共识。要引导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遵循社会主义法治原则,接受法律约束,遵守社会规范,使宗教活动在法治轨道上、政策范围内运行,在共同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进程中扮演负责、理性的社会角色,并与全社会形成健康的互惠互动。凝聚政治共识,解决的是宗教中国化的政治底线问题。

总之,宗教中国化是一个“思想引导,行为指导,政治教导”的务必长期坚持发展的过程。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提出了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所以,凝聚和团结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实现奋斗目标的力量源泉和现实保障。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感召下,巩固和扩大与宗教界人士的爱国统一战线也是时代提出的具体任务。我们必须本着“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的态度,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共筑美好家园,助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

(本文获2017年度全省统战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一等奖,课题组组长库瑞为西安邮电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民盟中央参政党理论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盟省委理论研究会会员、民盟西安邮电大学委员会宣传委员)

 

友情链接:
中国民主同盟陕西省委员会
地址:陕西西安市二环南路东段388号
联系:宣传部 QQ294135227 座机:029-63903253
陕ICP备200003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