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 年

发布日期:2018-12-03 17:24:42    来源:unknown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134
unknown unknown 2018-12-03 17:24:42
134

每年都有春节,从记事起我大概过过五十来个春节了。

当我是小孩子的时候,盼着过年,过年是最高兴的日子。过年可以穿新衣,可以吃肉吃白馍,可以走亲戚,可以赚压岁钱,可以放爆竹,当然不用写字了。腊月二十三以后,见大人天天忙活着捏馄饨,蒸花馍,也买了平时不可多吃的那么多的大肉,可就是不让吃,要等着贡献神仙。门上在除夕下午就贴上了新对联。我们的新衣服新鞋需要母亲在煤油灯下熬几个通宵,一定要在大年三十晚上赶出来。大年初一一睁开眼睛,母亲就从头到脚把我们装饰一新。洗过脸,第一件事就是给爷爷奶奶磕头,爷爷奶奶给每人五角钱压岁。早上吃过很香很香的馄饨,就跟着大人到族里各家去拜年,对着供奉各家祖先的神龛磕头。有钱的长辈会给我们小孩子一毛两毛钱压岁。初二走外婆,我主要任务也就是向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讨压岁钱。几天下来,可以攒到十多元,大约等于母亲半个月的工资了。那时好象春节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十五吃过元宵,一边吹着买来的灌水的瓷小鸟,一边打上大人做的纸灯笼到巷道里与小朋友撒一阵欢,年就过完了。那些压岁钱十六上学报名全够用了,还可以偷着留些“私房”零用。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年几乎都是这样过的。
到了低标准,就不过年了,没了肉没了面,没了欢乐,没了对联,不想撒欢,想也没了劲。记得六○年过年中午吃了顿红萝卜饺子,那还是两月前的一天晚上母亲和我偷着从双楼村买来留下的,三十斤红萝卜就花了母亲半月的工资。下顿又是蔺根面馍了。那年我十二岁。
后来文化革命了,大学不招生了,学校停课闹革命了,再后来就回村接受贫下中农教育了。除了在生产队劳动外,主要任务就是推自行车上龙亭翻百良沟用煤换红薯搞饭吃。我也成大人了,过不过年也就无关紧要了。记得那几年好象过年没有贴过对联。
粉碎“四人帮”,日子好过了一些。77年的春节,村里闹社火,大家着实乐了一阵,社火内容就是“打倒四人帮”。但生产队大锅饭式的劳动,一个劳动日也就二角多钱,夫妻两个一年下来管不了自己和两个孩子,日子还是紧紧巴巴的。
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了,80年后开始联产承包了,一下子有了余粮了。三两年下来粮多得没地方放,光水泥缸就自己动手做了八九个。这时才正式按我的安排过年了。大肉蔬菜全鸡全鱼应有尽有了。除夕为乡邻写一天对联,晚上全家看春节联欢会,等着十二点到来。新年钟声一响,家家户户就放爆竹迎新,全村爆竹响成一片,天上不时出现焰火。
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什么都在变,一天一个样。黑白电视换彩电了,十七寸换二十九寸了;家里有了空调冰箱了,地板铺上瓷砖了;绞水不扳辘轳了,龙头接到厨房了;衣服棉布换料子,料子又返回纯棉纯毛绿色产品了;自行车换摩托了,有的人家买小汽车了;电话安在床头了,手机挂在腰间了;用计算机写作、上网发伊妹儿了;儿女大学毕业工作了,孙子辈不想吃肉了……天天都在过年了。但除夕夜全家看春节联欢会,等着十二点到来没变。新年钟声一响,家家户户就大放爆竹迎新,全村爆竹响得更凶,满天都是焰火,夜空通红通亮。
真的已经小康了,还要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孩子说会买辆小汽车,这是真的!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9日

上一篇:远 和 近
下一篇:感悟端午节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中国民主同盟陕西省委员会
地址:陕西西安市二环南路东段388号
联系:宣传部 QQ294135227 座机:029-63903253
陕ICP备200003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