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在我心中的民盟西北总支部

发布日期:2018-11-21 09:28:25    来源:unknown    作者 :杨钟灵    浏览量:5130
杨钟灵 unknown 2018-11-21 09:28:25
5130

   作为民盟陕西省委的前身——民盟西北总支部,再过三个月,到明年二月,屈指算来,整整就七十年了。“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七十年赵是一路艰辛征程,一路执着奋斗,既饱含着流血牺牲的战争伤痛,又刻记着披肝沥胆的为民请命,还满载着荣辱与共的肝胆相照。七十年了,时为序,史作据,西北盟总、陕西盟省委率领境内全体盟员写下光彩照人的一页页一章章厚重的多党合作史。

作为参政党民盟组织的一员,入盟二十九年来,每次学习陕西盟史,眼前就凸现出一幕幕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在惊涛骇浪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斗争中,原民盟西北总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迎着陕西民主抗日运动如火如荼地蓬勃发展,西北盟总像一声惊雷炸响,终在古都长安秘密诞生。嗣后便大刀阔斧地健全盟内组织机构,对外公开地亮出组织。西北民盟组织顺时度势,使得组织发展很快,秘密成立的同年底,就共有盟员一千余人,约占当时全国盟员人数的三分之一。在蒋介石公开撕毁旧政协会议决议、悍然发动全面内战的那些年月里,西北盟总在当时的西北重镇西安,根据周恩来同志的指示,在国统区,通过创办进步报纸,助力爱国民主运动,针锋相对地同国民党反对派展开轰轰烈烈的舆论斗争。西北盟总还卓有成效地通过国民党军队上层人士中的爱国盟员的关系,在军队内进行了许多反蒋抗日活动。西北盟总在尖锐复杂的对敌斗争中,十分注意吸收优秀青年加入民盟,并在总支部内特设青年委员会。西北盟总这一组织进行了两次反对国民党当局策划的“反苏游行”的斗争,均取得了重大胜利。西北盟总的存在和活动,特别引起国民党陕西当局的仇恨和恐慌,他们视民盟为“第二号敌人”,穷凶极恶地采取血腥镇压手段。西北盟总一批前辈面对敌人的淫威和屠刀“死得伟大,正气磅礴,足可千秋。”国民党反动派的无耻高压和屠杀,终迫使西北盟总的活动完全转入地下。1948年冬,国民党军队军事失败,穷凶极恶,又企图将西北高校南迁,裹胁学生逃跑。西北盟总因势利导,鼓励青年学生冲破封锁,介绍他们进入解放区。迨至1948年,西北盟总又在延安恢复组织机构。西北盟总负责人杨明轩在陕甘宁边区参议会常驻议员、边区政府委员会议上当选为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

   够了,单从西北盟总自最初期酝酿到尔后的起根发苗以至秘密诞生,再到冒着敌人的炮火一路荆棘前行,直到新中国成立前,这是西北盟总乃至后来的民盟陕西省委发展史上最让人可歌可泣而刻骨铭心一段盟史。在这段盟史里,我从小受已故者父亲以及干统战工作要好的老盟员的耳濡目染和言行影响,以及从中央到地方的有关盟史的阅读学习,民盟老前辈和为民主革命流血牺牲的盟内烈士的风范和形象,从教书育人43年到退休后的八年,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为人民而死,虽死犹生”、“生的伟大,死的伟大,正气磅礴,足可千秋”的杜斌丞;富有传奇色彩“死而复生”、创办《老百姓》报而被群众称之为“老百姓”的李敷仁;盟内大律师、为和平民主倒下的第一人王任;积极为韩城民盟殚精竭虑筹措经费不幸被叛徒出卖而牺牲的薛碧如;还有追随革命、忠心耿耿、随杜斌丞一起被扑,面对二十余种酷刑绝口不吐一字真情的杜良民……他们在民族危机空前严峻的紧要时刻,不惜用鲜血和生命为陕西盟组织谱写了辉煌的篇章,成为西北盟总之魂和后世盟员效法学习的楷模。读《陕西民盟史》,当读到毛主席为杜斌丞的亲书挽词和周副主席的高度评语以及柳亚子先生“桃李春风愿未违,赤心报国几艰危。临安三字沉冤狱,构桧无端杀岳飞”的悼诗,以及在全国解放后的1950年8月,时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彭德怀在民盟西北区第一次盟员代表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民盟和中国共产党员是患难朋友,是创造新中国的朋友,也是建设新中国的朋友……民盟西北总支部,在胡宗南匪帮的残酷镇压、迫害、屠杀下,英勇不屈,坚持斗争,尤为珍爱。”此时此刻,我尤为盟内前辈英烈创造的业绩感到光荣和骄傲。同时,不由得扪心自问:作为80年代中参加民盟的我,到底为盟陈仓区总支部“双职”奉献了多少?

   话题说近点。民盟西北总支之所以从小学生到如今年届七十仍然铭记在心,永志不忘,缘有几种原因:

   1、我的父亲生前系宝鸡市工商联业务股长,1950年入盟,兼任民盟机关支部主委。父亲从老家北塬农村带我上高小、初中和高中。父亲吃苦耐劳,乐于在工作中挑重担,团结基层同志,处事公道民主,格外注重搞好党盟关系。1978年6月病逝前,市民主党派工作尚未恢复。临终前,父亲交给我并叮嘱继后交予组织的遗物竟是市盟机关支部一枚图章和“文革”开始前一年支部盟费收支花名册和报销发票。作为晚辈,我十分感激老人留给我的敬业、诚信和忧盟爱盟的宝贵精神财富。

   2、原宝鸡市政协副主席、盟市委主委、省政协三届委员张伯华同志,是1946年入盟的地下盟员,同我父亲上下级关系甚密。老父亲去世后,张伯伯亲自过问我的民师转正和转正后在虢镇中学的教学情况,当他从县教育局长那儿得知我工作责任性强、政治上力求上进时,便写信问我愿不愿加入民盟。我随父上学,早知民盟是中上层知识分子组成的政治联盟,向往加入,但不知条件够否。后来,他把我推荐给民盟宝鸡县支部,经审查报批,我参加了民盟组织。后来在一次市盟换届代表会上,张伯伯深情地说:“你成了我市1950年首批老盟员的接班人,伯伯就可放心地安慰你爸的在天之灵了!”伯伯的同党同志情溢于言表,感动得我热泪盈眶。

   3、我在宝鸡县贾村高中任教期间,县政协让我以民盟成员身份兼任贾村镇政协学习组长。组内有从省、市和外省转回来的老盟员三名。一位叫容浤的老人系地下团员,1950年入盟,去西北各民主党派干部培训班二期结业后,被分配去天水民盟,1957年在整风反右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遣送回家。在一次无意的交谈中,他告诉我抗战期间,西安二中为防日机轰炸,西迁至宝鸡县硖石六川店,后又迁至县城以东的石羊庙。在这里,他上了中学,班主任就是大名鼎鼎的长安画派领袖之一的赵望云老师,代美术课,对学生学业负责,生活关心,态度可好。后来,赵老师调到省民教馆。成年人后,容浤说他一次去西安城,特地看望了一回班主任,临走时赵老师送他一幅画。我知赵望云老是艺术名家,两届省政协委员,亦为盟员,便动员容浤同志拓展“三亲”史实,由他口述我整理,写成一篇《回忆恩师赵望云先生》的文史资料。原稿按规定发回先生的故乡河北省辛集市政协后,月内就收到了该市政协文史委的感谢信。

   4、镇政协学习组虽处于农村最基层,可我们的统战资源却很厚实。组内有位刚解放即在宝鸡入盟的地下统战对象,从西街小学教导主任岗位调出,参加了西北各民主党派干部培训班,首期结业后即分到西北盟总搞组织工作,他叫张宗连。西北局撤销后,他又进到民盟陕西省委,依旧搞老本行组织工作。“文革”中随省统战系统干部下放到千阳县,改革开放伊始,他让孩子在该县顶替接了班,他便回到老家退了休。退休后又被市政协请去编民主党派志,再后来又去了市建设局编志书。回到贾村老家,他是我们组的“老统战”,开例会学习、民主讨论建言献策,制定年度学习计划,老人的金点子最多。如果说我从容浤老那儿认识了长安画派领袖为人之师的真实师表,那么我则从张宗连老这儿了解和认识了建国后的西北盟总和“文革”前的民盟陕西省委。张宗连老很直爽又健谈,在我兼任镇学习组长期间,常去家里拜访他,不经意便收集了好几个“三亲”素材,经遴选加工,仍然长者口述,小辈撰写,共合成文史资料三篇:《在杨明轩主席家里作客》、《回忆首期西北区各民主党派干部培训班》、《三年困难时期省统战系统机关农场生活回忆》。它们除刊发于《陈仓文史资料》外,《在杨明轩主席家里作客》还分别被《各界导报》“岁月”和《陕西盟讯》热烈祝贺民盟西北总支部、陕西省委会成立六十、五十周年增刊采用。《回忆首期西北区各民主党派干部训练班》一文被《陕西盟讯》报发表。我同容老张老心交笔交“忘年交”,从他们的言语行动中我悟出了榜样的力量。杨明轩、韩兆鹗、成析仁、赵望云、韩增尧,赵曼菁、雷震华、刘复旦、杨人纶,一批德高望重且在盟内享有崇高声誉的老精英的形象,在我辈下一代盟员中熠熠生辉,启迪心智。

   纪念民盟西北总支成立七十周年,恰是全盟成员学习盟史、发扬老前辈志矢不渝、团结一致跟党走,践行“四同”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立足本行,“双职”奉献。以七十庆为节点,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文件精神为动力,做出更大更优异的成绩。

作为个人,但愿以此诗励志,在陈仓盟总支带头发挥晚年余热:

人云七十古来稀,我今六九尚差一。

健身长跑马拉松,强全晨练公园里。

有暇街巷访社情,展纸爬格写民意。

退而乐愿再奉献,但求夕阳红又美。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09日

友情链接:
中国民主同盟陕西省委员会
地址:陕西西安市二环南路东段388号
联系:宣传部 QQ294135227 座机:029-63903253
陕ICP备200003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