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百岁老盟员的非凡人生

发布日期:2018-10-31 16:16:46    来源:unknown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2454
unknown unknown 2018-10-31 16:16:46
2454
——记盟省委原副主委、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张剑霄教授

       2月13日是中国民主同盟会资深盟员张剑霄老人101岁的生日,我与民盟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委员会的几位同仁,在副校长郝际平主委的带领下来到张老的家,为老人祝寿。我有幸目睹了这位百岁老人的风采,感知到一位老盟员非凡的政治情怀、学术素养和人生智慧。

    对于即将拜访的张剑霄老人,我此前虽有耳闻,但并不了解,郝主委便用他特有的缜密的逻辑推演方式向我介绍起张剑霄老人的独特之处来。他说:“人活到一百岁的有,但高级知识分子中少;知识分子中有,但能头脑清晰,还在看书思考的少;头脑清晰的有,但身体健康,生活还能自理的少;头脑清晰、生活自理的有,但夫妻双双都百岁的少,而且是原配的就更少了。像张老这样同时具备这么多难得因素的百岁老人:高级知识分子、头脑清晰、还在学习思考、身体健康、夫妻双双超过百岁,都生活自理,而且是原配,在我们民盟盟员中目前只有张老一个,恐怕在全国都绝无仅有。”郝主委还介绍说:张老是我校合并之初的5个二级教授之一,是我国著名的建筑结构专家,曾任陕西省民盟副主委、陕西省人大代表、常务委员等职。
我们来到张老家。他住在建大家属院一栋普通家属楼的二层,房间面积不大,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格局和装修风格,略显陈旧,甚至还有些拥挤,但简朴整洁中掩饰不住淡雅的书香气息。当郝主委捧着鲜花走进张老的房间时,一位清癯内敛的老人放下手中的书,从沙发上起身,与郝主委握手寒暄,不忘招呼每一位来宾入座。
    入座后,张老指着桌上的鲜花说:“《华商报》的同志,昨天来采访,今天早上你们又送来花,感谢大家的关心啦。”随后,谈话从长寿秘诀到读书心得,从民盟历史到工资物价,话题信马由缰,转接自然,虽然谈话常常被来客打断,但张老始终平和淡定,头脑清晰,口齿流利,并不时露出会心的微笑。
读易、八卦与风水
    当郝主委问张老最近读什么书时,张老突然有些兴奋,说话的语速和音量都有所提高。他说,专业的书现在看得少了,中国文化艺术的书看得多一些,《易经》是中国文化开始的第一本书,历经“三圣”“三古”才完成,老祖宗的话多少应知道一点。他又详细解释“三圣”就是伏羲、文王、孔子,“三古”就是上古、中古、下古。
    他还说,古时候,受条件限制,写出这东西不容易,这是哲学思想,洋人也在研究它;要读懂《易经》,就要研究八卦,问题是八卦一般被认为是迷信,孔子教学内容里有《易经》,要承认孔子,就不可能否定《易经》,它里面的很多道理,我们未必真懂了。
    张老凭自己百年的人生体验,提示人们应以怎样的态度对待《易经》,他说:“我个人的理解是,在你做决定拿不定主意时,可以用八卦作参考,以免犹豫不决,贻误时机。老年人退休后看《易经》有好处,可以让人心平气和,对照人生经验看它,对其中的道理体会更深;年轻人可以不看它,年轻人主要是去进取、去努力。”
    这时,张老家的门铃响了,92岁高龄的陈绍蕃教授在儿媳的陪同下,手捧鲜花也来给张老祝寿。陈绍蕃是我国著名的钢结构专家,是张老的同事,也是盟员。两位建筑界的泰斗并排而坐,互问身体健康和儿女情况,非常高兴。
    由于当天来祝寿的人较多,谈话不时被打断,五天后,我再一次拜访了张老,单独与张老进行了长达两小时的谈话。在这次谈话中,张老就社会上流行的建筑风水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风水古人叫“堪舆学”,说的是环境对建筑群的影响,它讲究的是天、地、人合一,力求将建筑和自然融为一体,其基本构成源自《易经》的卦象,可惜后来被方士生硬地配上五行术数,成为一种祈求好运的民俗文化现象。风水是经验的总结,有科学的成分,但搞不好就会掉到迷信里去。我对家具怎么摆就会带来好或厄运的说法,就不信,家里就这么大地方,东西摆着整洁、方便就行了。 
珍视民盟身份  对民盟历史如数家珍 
    张老是1952年在东北工学院工作期间加入民盟的。那天,张老专门回忆了自己当初加入民盟的经过,并对民盟的发展壮大深表欣慰。
    1933年6月,张老从北洋大学土木系毕业,毕业后辗转于上海、重庆、天津等地从事工程设计与建造工作。1949年9月,新中国诞生的前夜,国家的建设事业迫切需要大批技术专家,受郭毓麟教授盛邀,他自上海应聘至沈阳工学院建筑系,1950年秋,沈阳工学院更名为东北工学院。建国初期,学院党委对民主党派十分重视,1952年在学院党委的直接指导下,成立了中国民主同盟东北工学院小组,组长由党委主要领导担任,第一批盟员共有5名,张老便其中之一,张老对1959年前首批盟员的情况记得一清二楚,并一口气说出了他们的姓名,这让我非常吃惊,它不仅印证了一位百岁老人的记忆力,更说明了他对民盟组织的重视和感情。后来,张老又因民盟的身份被选举为沈阳市人大代表和并辽宁省人大代表。在百废待兴、人才短缺的建国初期,张老在繁重的教学科研工作之外,还认真负责地履行一位盟员关注民情民意和参政议政的职责。
    1956年,东北工学院建筑系并入西安建筑工程学院(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前身),张老作为并校时的五位二级教授之一,任建筑工程系副主任。张老说,他比大部分老师晚到西安半年,他的盟员组织关系随之转到西安建筑工程学院,并很快担任学院民盟的主委,不久又成为民盟陕西省委的副主委、省政协常委、省人大代表。
    张老在回忆民盟的这段经历时,对民盟组织的活动、领导班子成员和变动情况等如数家珍,使我这个新盟员对民盟的发展历史有了清晰而细致的了解。通过张老的讲述,我一下子明白了:现在,民盟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委员会之所以能在陕西省甚至全国的高校民主党派建设和组织活动中走在前列,屡获殊荣,这与老一代盟员们的努力而打下的基础和形成的优良传统有很大关系。
    张老说,民盟聚集了一大批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有思想、有见识,在群众中有威信,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收集党外人士意见和建议的重要渠道。张老以自己的亲身体会,深有感触地寄语知识分子特别是年轻知识分子:个人的成长和专业的进步一定要和国家、集体及组织的发展联系在一起,参政议政是知识分子应尽的义务,它与个人成长、专业进步相得益彰。
执子之手  偕老百年
    张老的发妻李竞淑老人比张老小半岁,是一位活泼好动、闲不住的可爱老人。前几天,不小心摔了一跤,腿部骨折,正卧床休养。在采访的间隙,我来到她的床前看望,老人面色红润,皮肤白皙,可以看出她年轻时是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她说:“张老师好静,我好动,喜欢跑步,中学时我曾得过长跑冠军,这次腿摔了就是我不老实、好动造成的。没事,过几天就好了。”说话中,李竞淑老人不时露出孩子般天真烂漫的微笑。
    张老与同岁的李竞淑从24岁结婚以来,76载相亲相爱,正是在李竞淑的悉心照顾下,张老埋首耕耘,严谨治学,执着科研,成为享誉海内外的结构专家和教育家。1989年3月,张老退休后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但二老相濡以沫的爱情至今都让知情者津津乐道,成为我校师生员工的一段传奇。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岁月传情,历久弥坚。时至今日,尽管年纪渐高,但张剑霄教授和老伴的精气神依然十足,不但思路清晰、谈吐流利,而且扫地、热饭、洗碗等家务活几乎都不用家人帮忙。几年前,九旬有余的张老还经常出现在行政楼广场的主干道上,一手拿着一份英文报纸,一手提着菜篮子,篮子里装着两把青菜和一块豆腐。如今,张老下楼的次数少了,但一直坚持干些家务。李竞淑老人说:“我给张老师安排的任务是每天扫地,他扫完地我还要检查,扫得不好还得重扫。”
    两位老人一生育有6个孩子,其中老大早夭,老二在36岁时因病早逝,其他4个子女都过了退休年龄,最大的已年近古稀。现在张老有个五世同堂、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张老一生从事教育科研,桃李满天下,很多学生都已成为满头银丝的名家名流,他们时常从世界各地来看望老师,畅叙师生情谊,感谢师恩。
    张老很乐意与大家分享长寿秘诀。他说:“第一条,是心安,心里不能有疙瘩;第二条,要戒贪婪,戒酒色财气;第三条最重要,要念书,读一些著作,使人心境开阔。”多年来,张老养成了每天都读英文版《中国日报》的习惯。在他的感染下,早年在外语大学读过书的李老也一直没有放弃学外语。直到现在,两位老人还经常用外语交流。
    在书香弥漫的小屋,两位老人时常在一起读书、看报、写诗、练书法、讨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日子有滋有味,生命之树因知识和爱心的浇灌而更加郁郁葱葱。
    在第二次采访时,张老特地让我欣赏了贴在卧室墙上的一首七言小诗,这是他不久前的新作,是他“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后的淡定心情的自然流露,也是一幅难得的出自百岁老人之手的书法作品:
 
贰零壹壹庆新年,
衰老病残祈九天。
风烛余生闲岁月,
阖家平顺赋安全。
 
  作者:储兆文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01日

友情链接:
中国民主同盟陕西省委员会
地址:陕西西安市二环南路东段388号
联系:宣传部 QQ294135227 座机:029-63903253
陕ICP备200003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