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当代中国的实践与创新研究》研究报告(下)

发布日期:2018-10-23 16:42:24    来源:mmxcb    作者 :unknown    浏览量:5347
unknown mmxcb 2018-10-23 16:42:24
5347

三、协商民主实践: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当前,我国基层协商民主已具备深厚的社会基础,协商民主在基层的实践和发展中也已经取得明显成效,但中国是民主的后发国家,民主传统、民主实践匮乏,民主制度缺失,这既给协商民主提供了可行性的空间,也是导致协商民主的潜在风险的重要诱因,通过个案的解构,分析协商民主实践仍然存在和面临许多迫切需要廓清和解决的问题。

(一)政府主导下的协商主体地位不平等

协商民主要以平等为基础,协商为原则,即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在实质上要以平等为必要前提条件,协商民主不仅要保证协商主体法律地位上的平等,还要保证公民之间能够平等协商但是,在公众事务处理中,往往是干部控制决策全过程,广大群众缺乏民主参与的机会和平台。同时公众在权势地位、资源、机会、信息各方面与政府的不均衡导致协商主体实质上的不平等,往往是政府利益集团干预控制整个协商的主题、过程和结果,导致公众代表谈判地位处于相对弱势,民主协商往往变成征求意见或通报情况

(二)精英控制下的决策合法性有缺陷

协商民主的实质和核心就是公共参与、理性讨论、自由平等、相互协商、促进决策、公共责任。公众的参与和讨论可以对不同目的冲突进行权衡,可以在政府与公众之间疏通和矫正政府行动与公众意愿选择之间的矛盾。公民在政治表达、政治参与、政治决策形成的整个过程中体验、感受、认同协商共识的必然性与合理性,较之于强加于他的“红头文件”更具说服力和认同感,[8]因此,协商民主在社会治理中的有效运作有赖于公共参与的扩展与深入。然而实践中,由于政策信息的封闭性导致了公众在获取信息和占有信息方面形成劣势地位,对相关信息没有系统掌握和理性预见,多元化参与治理难以维系。调研发现,决策性协商成为少数精英和利益集团的专利公众因为缺乏公开公正的制度化参与渠道而被排除在协商参与之外。另外,从当前的基层民主实践来看,民主恳谈、评理会、听证会往往是面向精英的,由那些知识渊博、能力突出的政治精英掌控协商的话语权,从而使协商民主沦为精英民主。

(三)非“协商共识”产生的“一致性判断”缺乏现实合理性

协商的目标是追求共识,协商共识是合法决策的基础,能促进公共政策有效实施。协商共识产生于充分协商论辩基础上,是协商参与者利用公共理性对所讨论问题做出的一致性判断。协商过程要具有合法性,协商结果要具有现实性,也就是说这个协商结果必须是包含内在根据的、合乎必然性的存在,“也就是说共识必须产生在正当性合理性的基础上,不能简单地用行政命令、长官意志、‘红头文件’和抽象的大道理来压制群众的各种合理诉求”。【8】我们参与旁听的一起信访听证会案例,政府和开发商掌控的评议结论断然用“两个不可能”、严词“三个忠告”回答因对征地补偿政策不满而上访的村民,运用行政权力,盛气凌人,强势压服,严重影响了村民利益诉求的实现。这样求得的一致性效果是不持久,靠不住的。因为行政手段解决不了思想问题,基层政府应该尊重民主法治的精神,把草根阶层视为自由而平等的公民,并在双方有效衔接与良性互动过程中寻求共识。“社会的统一建立在各种合乎理性的学说达成重叠共识的基础上,只有当政治上积极行动的公民确认,而正义要求与公民的根本利益又没有太大冲突的时候,稳定才有可能。”[9]

(四)协商参与者的协商责任、理性和能力不足

参与协商听证人员的素质如何,是协商民主能否取得效果的关键。协商民主要求参与者具备一定的理性分析判断能力,尤其是在当前较为复杂的公共事务决策中,为了避免协商结果被强势参与方左右的可能,参与者不仅要熟悉协商和讨论的话题,还要具备较为专业的知识和能力。调查发现,有关基层事务的民主协商,大部分群众表现出空前高涨的参与热情,但实际参与时,往往由于自身的知识水平有限,利益表达、沟通协调、协商谈判能力不够,造成公众愿意参与却不知道该怎么参与的尴尬。博曼认为,缺乏能力有效参与民主过程的现象被称为政治贫困,这种贫困引发了两种后果:公开排斥和政治包容。[10]也就是说,政治贫困者要么是排斥在协商活动之外,要么是因为协商能力较差,在参与协商过程中沉默态度和无能的表现,其意见或被强势者忽视或被能力较强者同化。这恰似对当前公众参与公共事务的真实写照。

四、推进我国协商民主实践改革创新

协商主体理性不足和能力不够的情况下如何实现协商民主的有效性?协商议程和程序如何设计?协商主体地位不平等带来的片面性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认真研究和解决。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发展基层民主”提出了新要求,畅通民主渠道,健全基层选举、议事、公开、述职、问责等机制。开展形式多样的基层民主协商,推进基层协商制度化。十八届四中指出,发展社会主义基层民主,建立健全基层群众自治制度,充分保证广大人民群众依法直接行使民主权利。促进群众在城乡社区治理、基层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中依法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

(一)广泛宣传协商民主理论

重大公众事务决策前都进行民主协商,都要以公共利益为导向,通过对话、讨论、博弈、协商等过程达成基本共识。政府在顶层设计中应该大力推行协商民主,营造民主、协商的良好氛围,方式多样化和特色化,使协商民主的内涵根入公众生活,塑造基层民众的主人翁地位与责任,最终实现协商民主的生活化、习惯化,推进参与型治理的前进步伐。让其知道他们有参与协商和决策的权利和机会,相信政府决定是具有约束力的。相反,如果公众不断被边缘化,或总是“被拆迁”“被上楼”“被转居”“被代表”,他们就会认为,老百姓的观点和偏好没有得到政府认真对待,没有被平等地与其他人的观点和偏好相权衡,甚至不能在一个公平正义的过程中得以评估。这样,他们几乎找不到什么良好的理由能让他们参与影响他们生活的决策过程,并把这个过程看做是有权威的。[11]让公众知道参与协商程序在这个程序中村民可以发表自己的观点,讨论问题、提出建议、对解决和管理社会行为做出决定。

(二)健全和创新基层协商民主制度

实践协商民主,关键在于制度建设,通过制度明确协商民主参与主体的相关问题,规范协商民主的内容和程序。有了制度,有了规则,大家按照规则办事,平等协商才能够实现,协商结果才能够有效。在流动性不断增强的社会里,靠所谓熟人社会里才能产生的温情脉脉的社区伦理来提升治理效果,显然是缘木求鱼。现代社会治理依赖于一整套的法律、制度。听证会、议事会、评理会等交流沟通的平台必须有相关的制度保证。议事会与评理会的代表性问题、具体的协商活动程序、参与者的选择、协商内容的确定、协商的效力问题,以及什么时间协商、在哪里协商、协商以后怎么办等环节都需要通过制度建设加以认定和规范。通过制度化的手段和方式构建公共协商的制度和程序,减少动员性、号召性的痕迹,增强社会大众的自治能力,才能使真正的基层民主实践成为可能。首先,在协商时间上做文章。协商时间的确定对协商的时效性有着重要影响。党的十八大提出“把政治协商纳入决策程序,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增强民主协商时效性”,与公众切身利益密切相关的重大公共事务应当在决策之前和决策之中协商,切实提高协商民主的质量和效益。其次,在协商渠道上求拓展。除了现有的协商民主渠道外,拓展专题议政会面对面协商、网络协商、论坛协商、意见征询、民意调查等新途径。实施中尤其要重视协商意见的报送和处理环节。最后,在协商路径上求突破。要充分利用电视电话系统、信息网络、广播电视等现代化技术手段,以快捷的方式方法,快速传递协商信息,争取最佳效果。

(三)合理限制地方政府权力

协商民主的制度建设和有效运行离不开政府的主导作用。政府是带动公众参与社会管理的最重要力量。首先,政府是公私利益的协调者和调解人,针对随时出现的不稳定问题,本着平等公正、理性的原则,搭建一个良好的对话协商平台,建立畅通有效的谈判、协商机制,提供畅通、便捷的利益表达渠道,将利益相关方引导到沟通的平台上去,引导协商者在分歧中求均衡,在差异中求共性,在对立中求妥协,在冲突中求共存,在平等和法制轨道解决利益冲突。要从提高村居民制度化谈判地位、实现和维护其利益角度出发,合理协调各方的利益,从而达成决策共识。其次,政府应适时转变自己的定位,通过制度方式进入、影响和监督村居组织,理性地指导农村与社区的发展,积极扶持自治组织的生成、发育和成熟,推动实现社区组织自身的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并致力于培养公民自主参与意识和参与能力,实现还权于社区,最终达成政府与社区的良性互动。第三,改善干部工作作风,提高处置问题的能力和水平。对于工作不负责任,推诿敷衍或蛮横无理、盛气凌人,人为激化矛盾者,应严厉问责。

(四)不断提高协商民主能力

协商民主要求协商者具备与议题相关的知识和信息,具备阐释自身观点的表达能力、论证能力和逻辑思维能力。建议从以下几方面入手提高公众政治参与的素质技巧和能力:首先强调政府政务公开,信息便民查询、政策公开透明。其次,开展多种形式的教育培训,引导村居民准确把握协商民主理论的精神实质、基本内涵和程序步骤,让群众获得更多的学习和实践机会,成为一种有足够知识能力的公民。第三,要尊重好、保护好、引导好、调动好群众的民主权利,让其增强法治意识、大局意识。从老百姓的需求和根本利益出发,同时最大限度创造条件让其参与协商,保障公众对制度创新的知情权、参与权、咨询权、评议权等,在涉及重大利益问题上,既要吸收群众参与,还要聘请专家介入,弥补老百姓参与能力有限的缺陷,以最大限度地维护群众合法利益。尽可能消除官民之间由于社会和经济等不平等因素而造成的协商能力的不平等,实现政府管理和群众自治的良性互动。

(本文为盟省委申报的2014年度民盟参政党理论研究课题,获民盟中央理论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课题执笔人为陈晓莉。)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10日

友情链接:
中国民主同盟陕西省委员会
地址:陕西西安市二环南路东段388号
联系:宣传部 QQ294135227 座机:029-63903253
陕ICP备20000377号-1